化学激推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该如何将你的本色,合译成更绝的艳色?”

性转五月
在我的想象里 五月就应该是温温软软的女孩子,扎着双马尾或者羊角辫。穿着合身的裙子,略微羞涩地轻笑。

新年快乐呀!晚上特意赶出来的(?

一个五月穿越的故事。

01

  五月眨眨眼,从那个甜蜜的梦醒来。他潜意识里他应该还是在搂着梵天睡觉才对,刚想抱抱他却扑了个空。抬眼间却发现这一切,好像有点不对劲。这里,好像是…

  金发优等生笑得轻妄,仍旧是用那一副玩味的眼神看着他。五月正巧被老师叫起来因为上课睡觉而故意为难似的叫他回答问题。解决当下的问题最重要的,五月看了看屏幕上投出的题目,正巧是期中试卷的填空压轴题。五月小声嘀咕了一句数学可不是他的强项。

  五月凭着直觉来了一个“根号…”梵天在下面悄悄给他用手势比了个三。运气爆棚而猜中答案前缀的男孩儿立刻心领神会地接上:“根号三。”

  老师见上课睡觉还能回答出这道没几个人做对的难题的五月还是略感惊讶,这可就不好为难了,她只得有些无奈地叫五月坐下,继续她课上的内容。

  梵天凑到五月的身旁,见五月异常好奇地环顾四周,不得心中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小哭包,你看什么呢?不怕又被老师抽起来回答问题了?”

  被cue到昔日的称呼五月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但还是生怕被梵天看出什么端倪,有些支支吾吾地用没看什么来应答他。梵天对这个答案可不太满意,但见五月不想说就不再为难他了。五月细细看见墙上的电子表,唔…是19年的12月,正巧是他高一时期的上半学期。

  那时候他刚意识到自己心悦上梵天不太久,只是因为害怕梵天知晓他喜欢他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就一直把这颗恋心埋到了高考后才向梵天表达出来,然而他没想到梵天的回答。

  放学后五月有些闷闷不乐地走在校园直通大门的长道上,还在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从七年后穿越到这里。明明七年后的自己与梵天已经一对恋人了,而现在的自己还是处在暗恋而不敢倾诉的阶段,五月心说这种只能看不能亲吻拥抱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或是为了符合五月心中的不满情绪,路上猝不及防地飘起了点点雪花。身后突然响起那熟悉的声音,“一起走吧,我带了伞。”

  对他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温柔,真是的…。五月小声地应答了句嗯,有点不太敢看他,生怕自己忍不住主动去亲吻他。他记得在那个飘雪的夜晚,稚嫩的童音唱诵着耶稣诞辰,梵天和他停在教堂外交换戒指。

  你想说,我昨夜做了一个异常温柔的梦。我上了一俩双层电动巴士,上了楼梯坐上一个靠窗的位置。路过了千禧之轮,又路过圣保罗大教堂。我略微急促地下了车,冒着异常合景的小雪走进路边的花店里买了一束你最喜欢的玫瑰花,再走进教堂里。走过撒满羽毛的小道,站在神坛前等着我的人是你。

  “小哭包想什么呢,这么认真…?再不注意就撞树上了。”梵天一把把想事情想得差点撞上树的五月拽回原道上,他用他的那双眸子紧紧盯着低下头的男孩儿,今天从上数学课起这位男孩子就显得不太对了,突然对这一切变得不太熟悉了,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五月打了个喷嚏,不禁把围巾捂了捂脖子。“唔…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他主动伸出手去接点点雪花,看见它在手心里慢慢融化。

 

新年快乐呀


“这万家灯火中总有一盏永远等待你,而我愿意来为你点这一盏灯。”


关于初遇


今年的第一篇梵五,也是《令人咋舌的课题》的番外篇。后来反复看《课题》都觉得不满意,写得过于琐碎没有自己一开始想的那种感觉了,以后大概会重写一遍《课题》吧。


——


关于初遇.


“……要迟到了!!”五月醒来就扒拉起闹钟一看,离到教学楼的分院车启程只剩几分钟时间,他有点自暴自弃地小声说梵天怎么不叫他起床,而罪魁祸首相当悠闲地坐在他宿舍里摆放的纯白沙发上喝着温奶。


五月发誓他用了他此生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并且飞快套上他们分院的制服外套,他拽起梵天就往楼下跑,梵天有点无辜地说,“慌什么。”


五月一听就来气,要不是梵天昨晚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他们宿舍楼来找他,他现在可用不着这么匆匆忙忙地赶车,要知道,他可是分院公认的除了违反“禁止谈恋爱”这一条校规其他什么都好的优等生。


好不容易跑下了楼,天使分院的车还停着未开走。五月正要跑过去上车,突然被身后的人一把抓住并且被他带着去上了另外一辆车。  “小哭包,我带你坐我们分院的车,绝对比你们分院效率高!”五月不是没有听说过他们恶魔分院的院车之高速,正是因为是他们学生自己驾驶,又因恶魔分院的学生都拥有着骨子里的好胜心,所以校车颇有被他们搞出“飙车”的既视感。天使分院的车走得早但是开得慢,恶魔分院的车走得晚但常常飙高速,所以通常两车到达的时间都差不多,校方见恶魔分院的学生开车开得不亦乐乎,也从没发生什么事故也就由着他们放飞自我了。“等等!我还穿着我们分院的制服呢!!上你们的车真的好吗…?!”五月指着自己因为匆忙还没系好的纯白领带上精致的分院校徽,然后梵天颇为大方地敞开自己酒红色的制服外套,将他一把罩住,虽然视觉上看起来完全没什么效果,谁叫那一抹纯白过于突兀了呢?但是梵天就当这是一种情趣了。两人上车找了个靠窗的座位,五月转头去看窗外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风景以掩盖自己发红的脸颊,然而梵天暗自发笑,他把他的小哭包内心看得太透了,心想着他这会儿肯定是害羞了。


“校车要开了,请未上车的同学抓紧时间上车。”广播响起的声音来源五月真是过于熟悉了,那人故作正经一字一句念出的温馨提示有点让他忍俊不禁,这正是前段时间梵天被稻荷说什么校草为分院做贡献天经地义而抓去录校车铃声的音频,五月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最初怎么没遵从内心的选择而去恶魔分院,这样就可以每天早上半睡半醒之时来经受他声音的洗礼。而都是因为身旁的人在当时交报名表时正好在自己的前面,或许是冥冥之中,五月抬眼去看那人,没料到就这样一见钟情了。他怀揣着自己的那份小心思想看看他的报名表从而判断以后会不会是院友,说不定同一个分院以后更容易勾搭上呢?然后这一瞧可就让他失望了,那人正好是想报天使分院的。


五月拿着自己的报名表左看右看,最后还是拿着黑笔把自己之前填写好的“恶魔分院”划去,重新写上了“天使分院”,最后乐呵呵地给交上了报名表,一回去家人都挺意外,心想这孩子不是一直都说要去恶魔分院吗,怎么突然到这种关头改变想法了,虽说好奇,但也遵从自己孩子的选择,就任着他了。


可是梵天是如此敏感的人,怎么可能没察觉到身后那人炽热的目光呢?他趁他不注意时转过头也看看他,说不出看见他第一眼的感觉,但感觉这人定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不经意的一眼瞧见他想报的分院和他的名字,他又拿起黑笔郑重其事地将自己最初的选择给杠掉,写上了“恶魔分院”。梵天用他那口标准的普通话念起他的名字:五月。想着这个名字真是太好听了。


  后来公布分班名单的时候,五月异常兴奋地跑到最前面去看他和那人的名字,在天使分院看了半天都不见他的名字,反反复复看了整整五遍,最后有点心灰意冷地去看恶魔分院的名单,竟看到那人的名字。五月真是像吃了满嘴的灰,哭丧着脸想自己和他真是没什么缘分,要不然还是放弃吧。不过待他转过头一看,竟见他心心念念好久的人勾起嘴角细细看他,轻声念他的名字,那嗓音真是勾得他怦怦心动。


  “五月。”


【梵五】令人咋舌的课题04

拖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完结了,回头把前面的看了一下,感觉都没什么剧情啊23333找个时间来写个番外?


04


  “流言的浪漫在于它无拘无束能上能下的想家力。这想家力是龙门能跳狗洞能钻的,一无清规戒律。没有比流言更能胡编乱乱造,信口雌黄的了。它还有无穷的活力,怎么也扼它不死,足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长恨歌》


  五月一进分院教学楼就听见一大把人谈论着他和梵天的名字。他们小声地窃窃私语,有些不怀好意地用指尖指向他。他有点不安,将怀中的书抱紧,生怕自己身上也会发生一些校园狗血剧中的争端。他低下头,有些喃喃自语道,难道是课题题目被泄露出来了吗?


  他打开联讯器,被密密麻麻的私信迷了眼,很少没有不出现梵天名字的。翻了很久,他点开稻荷的那一列,瞧见稻荷给他发了一个论坛的链接。


  五月点开来看,是恶魔分院的论坛,题目让他有点说不出话来。—-【八一八】你院院草在和谁于街角热情拥吻?然后下面放了一张他和梵天kiss的照片,虽有些模糊,但不难看出那是恶魔分院大名鼎鼎的梵天。他叹了口气,准备接受一阵阵暴风巨浪。自己的身份在很前面就被扒出来了,毕竟那象征性的发色和身上的分院制服这两个信息结合一下,就能得出这是天使分院的学生五月。


  一条条信息看下来,大部分学生对他没什么好感,毕竟在他们眼里,自己可是把梵天抢到手里了。是啊,那可是梵天呢。…我又怎么好意思,轻而易举地得到他呢?不过,让五月感觉微微暖心的是,部分学生说他的性子温和,应该和梵天相处得很好,也有猜测他们两个已经在交往的。


  唉,难搞啊。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五月轻轻叹了口气,这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给他发来了一条信息。他划开来看,大致内容是叫他别在意,他会找个时间来公开自己和他的关系的。五月淡淡地回了一句好。突然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对,他又细细看了一遍梵天发来的消息,找个时间…来公开……两人的关系…?


  不会吧…五月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震透耳膜,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愣在原地,连梵天来了他分院的教学楼也没察觉到。梵天慢悠悠地向他走过去,全然不过周围的人的尖叫或是拍照。他的鼻息喷洒在五月脸上,然后又在他的耳旁用他早习以为常的声音喊他的名字:“五月。”


  他回过神来,梵天居然就在眼前,他低下头似乎又要亲吻自己,五月一时心动,都忘记去推开梵天的脸,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之前,五月静静想:教学楼可是公共场所,下次可不能叫他又在这里亲吻自己了…。


  两人额头贴着额头,视线交叠缠绕,终于连五月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梵天轻柔地吻他的嘴唇。待一吻完毕,五月抬头用那水润的双眸去看梵天,轻轻地呢喃起来:“可是,你从没说过喜欢我…”


  梵天不禁轻笑出声,他抬手轻轻揉着五月的头,眉眼间满满都是宠溺的温柔。他低声在他耳旁说:


  “…我一直一直都喜欢你。从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五月静静想,这次的期末课题完成得很不错。


  ——


「嘛…我觉得,产生情感的基础,是因他/她平时生活中的各种行为透露出的各种小细节吸引住了你。或许她/他是「只要想就可以做到」的人。当你由于自身的不足,感觉到无奈、软弱无力时,抬眼却看见他/她在终点等待着。你就会觉得好像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于是慢慢朝终点前进,让自己变得足够优秀。这一切,都只是你为了接近你的意中人。」


【梵五】令人咋舌的课题 03

国庆节快乐哦!!原谅我咕了这么久啦。

--

03

  等了许久五月都没听到梵天的回应,就连稻荷和露缇娜也很有默契地没有说一句话,时间就像停止在此刻,在咖啡馆嘈杂喧闹的背景下这四人显得是那么的突兀,正当五月想说点什么来缓和这一尴尬的气氛,然而他刚抬起满脸羞红的脸颊,就看见梵天注视着他的那一双眼眸。他说:“我答应你。”

  稻荷和露缇娜紧紧吊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稻荷还以为梵天那么久都没答复是要拒绝五月了,然而看他这一副沉思了许久的样子,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只得为五月长呼了口气,并且为五月感到高兴。

  后面稻荷和露缇娜聊了什么,梵天和稻荷又是如何斗嘴,五月全没注意到。他一句话也没有搭,只是默默低下头喝着鲜奶,他沉默得久了,自然会被梵天注意到。他看着他,一双眸子目不转睛。

  忽然的,那一瞬间他拉起他的手,让五月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就被梵天拉走了,梵天大致指了个向外的方向示意坐着的两人自己和五月出去一会儿。露缇娜满怀笑意地点点头,继续和稻荷讨论着刚才的话题。

  直到跑到一条没什么人的小道,梵天才停了下来,五月体力本就不太行,上分院的体育课时都总是被同学照顾着,虽说两人刚跑的距离并不是太远,但是这一切对于五月来说太过突然。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梵天一手把五月按在墙上,又因五月本就比梵天矮了些许,梵天另一只手抬起五月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他看着对方羞红的脸,“所以...小哭包,…在担心着什么呢?”
  

  五月觉得现在的距离对他来说真是太犯规了,第一次和心悦之人的距离这么近。他支支吾吾地没说出一句话,倒是被梵天看够了他害羞的模样。他犹豫着怎么对梵天袒露原因,殊不知梵天早已摸透了他大半个心。

  和五月相处了这么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那些兀自担忧的小心思呢?他把五月拥入怀,用那双白皙的手去蒙住他的眼睛。“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要的…,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突然反应过来,他一直都知道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抬起头,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梵天唇上,五月默默地想这可是他的初吻。这个吻就像五月本人一般,温温柔柔却不是娇弱,就像是百合花瓣飘入水流,原本填满他心房的喜欢溢了出来,流遍了全身。梵天承接着这个柔情万分的吻。

  啊,五月真是太温柔了,他真是太喜欢他了。梵天静静想道。

  偶尔从这条小道上回家的分院的学生也不少,也有不少看到两人在此地干些什么的。梵天在天使分院本就算是校草一样的存在,人缘也还算是不错的。他见有人路过,心知有些不妙,感觉下次回到学校估计会发生点什么。然而他担心着的对象还在沉浸在这个吻中,直至两人分开。

  五月一直没想清楚为什么自己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流泪,就连梵天对他的外号也是“小哭包。”


  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喜欢流眼泪,就连自己也说不出为何。眼泪常常在眼眶中打转,听到动人之处,感动时,被戳到痛处,想到不愿回忆的往事,都会流泪。


  他纤细的手指抚上梵天被外面暴雨沾湿的头发,有些心疼又有些担心他会不会感冒了。思考了半天还是跑去浴室拿了条干净的毛巾给他擦干湿发。